首页历史小说《三国之佣兵天下》

第两百九十七章忠臣孔融

岳银瓶莲步轻移来到床榻前,轻声道:“大王得伤很重,需要静养,我可知道你昏迷这段时间穆姐姐有多担心与操劳,唉,您还是快躺好吧。 ”

林梵瞪着眼睛不说话,仇琼英道:“大王,穆姐姐得罪你,我和银瓶可没得罪你,看在我们衣不解带伺候你的份上,大王,您就别生气了好不好?乖哦,乖乖躺好。”一边哄着林梵躺下,一边小手在身后摇摆,那意思说:穆王妃你快走啊,还从这里傻站着干什么?一定等这小家伙把你关禁闭不成?

看到穆桂英瞪着弘农王就是不动,岳银瓶莲步轻移来到平穆桂英身边,推着她说:“姐姐,这阵子你也累了,四娘进宫事宜还需要姐姐劳心,姐姐快去休息吧。”

穆桂英哼声道:“还用什么心?大王法力无边,可用不到小女子我来瞎操心。”

岳银瓶忍不住想笑,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怎么连法力无边都出来了?就推着穆桂英走出大营。

林梵听得有些纳闷,什么四娘进宫?有心想问,却感到一阵难以抗拒的疲倦袭来,想说话,却感到眼皮都睁不开,仇琼英还没放手,就看到林梵头一歪,睡着了,本来仇琼英心里还有些怨气,这是看着脸色有些白沉沉睡在自己怀中的弘农王,芳心中柔情大起,什么怨气没有了。

仇琼英想起自从见到弘农王,这个年少的主子,似乎就没有一天安稳过,不是这边打仗,就是那边打仗,难为他了。

“大王,辛苦你了。”仇琼英轻声说。

岳银瓶走进来,看到仇琼英还抱着弘农王不放手,就道:“琼英,你这样抱着大王,大王会睡不好。”

“嘘。”仇琼英向她做个噤声的手势,岳银瓶才现弘农王已经睡着,仇琼英小声道:“大王很累。”

林梵靠在床头沉思,他这一睡足足睡了一天一夜,再醒来时精神抖擞,只是行动不便,所以林梵的脑子就高运转起来,林四娘的事情岳银瓶已经说明白,林梵还是很开心,睡了一觉,林四娘这美人就成了自己的妃子,这等好事多来几回也无妨。

看他心情不错,岳银瓶就趁机替穆桂英说好话,林梵自然很开心的听着,听着听着手就不老实,羞恼的岳银瓶这个端庄美人很无奈,你说吧,要说弘农王是个色狼,他又规规矩矩,说他是正人君子吧,你看他的手在干什么?打掉几回还顽强的再伸过来,什么都给你了,你这家伙怎么就像吃不饱的饿死鬼?岳银瓶羞涩又无奈的看着弘农王。

林梵的手没闲着,大脑更没闲着,穆桂英这美人华夏人太熟悉,她的故事广为流传,从走马擒下杨宗保,到自己给自己做媒,到不识公爹杨六郎真面目,来个走马擒将,再到打破天门再到五十岁再次挂帅出征,世人看热闹,林梵在看门道,评书不妨看个热闹,林梵在其中却看明白一件事穆桂英是级女强人。

就像系统小精灵所说:正史野史会记录穆桂英和杨宗保的私生活吗?众人只看到穆桂英巾帼英雄的一面,温柔贤惠端庄淑女是否能统帅千军万马纵横沙场?夫妻生活古人说的很明白:举案齐眉相敬如宾,一个是大树一个是青藤,这样才能过日子,针尖对麦芒你还想过日子?

所以,这一切注定了穆桂英的强势,就像一家公司的总裁女强人,你巴望她在家会像个小女人一样伺候你顺从你,可能吗?如果真有这种所谓在外面是女王回家是女仆,这女人不是神就是奥斯卡级影后。

征服穆桂英绝对不是一件轻松任务,用任重道远来形容一点不过分,好吧,就让本王看看四大巾帼英雄之一的穆桂英究竟有多难驯服。

林四娘终于进大营,可惜弘农王还不能下床,这场婚事就成了一种外人眼中的冲喜。

婚姻成北海的归属就定下来,孔融一点没含糊,嘁哩喀喳就把北海的军政大权完全上交。

“臣孔融拜见主公来迟,请主公恕罪。”孔融大礼参拜病榻上的弘农王,一点不含糊。

林梵忙道:“快请起。”向一身大红嫁衣的林四娘道:“四娘,快把舅父扶起来。”

一声舅父,林四娘芳心安稳,孔融感动的老泪涕零,“孔融迟迟不归,实属忤逆大罪,臣今后必当全力辅保我主,扫平天下妖孽,早日重登九五至尊。”

林梵叹道:“妖孽遍地,乱寇纵横,他日若本王重登大宝,孔融你就是孤王的三公之选。”

这等于封了孔融就是三公之一,以孔融现在的位子,再封什么官也不大合适,林梵干脆就把未来许给孔融。这是对孔融的嘉奖,也是对孔融的肯定。

“臣谢主隆恩。”孔融郑重其事的给林梵行三拜九叩大礼,“启禀主公,当今天下群雄四起,但是拥护正统乃是千古不变之理,想当年董卓专权,乱政废黜天子,百官不服者甚众,怎奈螳臂当车,现在主公雄兵数十万,猛将如云,臣孔融愿为主公奔走,将大汉之臣召到主公麾下,百官请命,拥主公登基,恢复我大汉正统。”

孔融这是正儿八经提出用户弘农王登基的人,而且孔融的身份不同,他说出的话更有分量,如果真能将百官招来,弘农王再次登基为帝不是梦想。

“臣这就辞别主公北上,为主公大业奔走,不成功誓不归还。”

重登九五,别说弘农王什么想法,众将都听得热血沸腾,弘农王登基为帝,自己等人就是从龙之臣,封侯拜相就在眼前。

看到众将一脸的兴奋,林梵就知道这个重登九五震撼力实在太大,孔融这一去不论成功与否,都将成为给众矢之的,无论是献帝还是其他诸侯都不希望自己再次登基,因为弘农王代表的就是正统,弘农王曾经是少帝乃是正统嫡子,现在他又重新站起来,那种号召力诸侯们谁也不想见到,所以孔融的目的一旦暴露,必定成为众矢之的,杀之而后快,但是,绝对不能阻止,阻止就等于阻止众将的热情。
推荐阅读
上一章 目录
站长统计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