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玄幻小说《我在大唐当秀男》

第四百八十五章 你真厉害

“所以。。。”秋霜嘴角浮现一抹嘲讽之『色』。

“所以,”沙尔汗挥舞着胳膊,理直气壮道:“当张麟制作胶模时,我要亲眼看到每一张图纸是如何变成模型的。”

秋霜嗤之以鼻,用不加掩饰的鄙夷口吻嘲讽道:“你的意思是,你要亲自坐到小炉房张麟的身旁,让他手把手地教你吗?”

沙尔汗对于秋霜的嘲笑不以为意,他眼中浮现一抹坚定执着的神『色』:“能在张麟身边近距离边看边学,那是最好,但是,很显然,他对我防备有加,有我在,他恐怕不会轻易展『露』他的技艺诀窍。我还是在这里远观,大致看看就行。而你,我的好妹妹,等下,你找个机会到他的身边,就近仔细观察他制作每一个胶模的手法,以及将所有小模组合成大模的次序,然后再回来一一告知我。”

秋霜了解沙尔汗的『性』格,他很固执,想要得到的东西,非得到手不可。现在,他看上了张麟的制作弩车的技艺,看来他是非学到家不可。若是违逆他的意思,恐怕会引起更加不好的结果。所以,在心里快速衡量了一番之后,秋霜迅速作出了一个决定,认为还是帮沙尔汗了却这个心愿为好,她觉得,哪怕被沙尔汗学到制作弩车的手艺,这对张麟也不会产生什么不良的损失。

“就这么简单吗?”秋霜追问了一句。

“就这么简单。”沙尔汗微笑点头,他知道,他已经用他的雄辩说服了这位个『性』倔强的好妹妹。。。

对所有图纸重新审读了一番之后,确保自己把所有的工序和数值都熟悉地记在心里,张麟这才把图纸收了起来,藏在夹袋里。

“要不要请秋霜帮忙呢?”他背着手绕着炉灶踱了几步,心里在思忖。

这弩车由几十个部件组成,每一个部件都需要制作一套模具,靠他一个人两只手,完成几十套模具,那是需要不少时间的。

上次打造第一台弩车时,每一副模具,他都是自己做头道工序,后面的工序,基本上都是由秋霜和他一道完成的。

思考了一会儿,他做了一个决定,还是按照上次的步骤和方法来执行。这样,有两个方面的好处,秋霜不会怀疑他不相信她,而他也可以加快制作模具的速度,一举两得,何乐不为呢。

做好了决定,他的心情都仿佛轻松了许多,走到房门后面,伸手拉响了吊铃,并且打开了门。

听到铃声响,单庭高指挥几名侍卫和内侍,大家一起将张麟所需要的制模物料搬运了过来,堆在炉房之中。

这时,秋霜刚刚离开沙尔汗的书房,来到小炉房的附近,听到铃铛的响声,知道张麟需要她帮忙,便加快了脚步,来到小炉房的门口。

张麟瞅见只有秋霜一人,在她身后并没有沙尔汗那老是带着狡黠的笑意的身影。

他记得,上次在善金局打造第一台弩车时,沙尔汗时不时地出现在他的面前,一双明亮的目光始终带着浓烈的好奇和激动之『色』,似乎时时处处都想学到高超的技艺。他通过要沙尔汗办这事做那事,好不容易才把他支开了几次。

现在,他拉铃铛叫人,那意思是,哪怕沙尔汗出现在这儿,他也不介意,可是,沙尔汗却没有出现,这让他心里觉得非常诧异,难不成沙尔汗对于弩车的制作技艺不再感兴趣了?不可能吧。

似乎看出了张麟心里的『迷』『惑』和猜疑,秋霜嫣然一笑:“沙大人有些公务要处理,暂时就不能到这儿来帮你的忙了。你要是需要用人的地方,又不嫌弃我笨手笨脚的话,尽管叫我好了。”

“哦。”张麟点点头,然后往旁边一闪身,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满面含笑请秋霜入内。

秋霜迈步进入炉房,目光在靠窗口的桌案上飞快地扫了一下,那桌子上干干净净,没有什么图纸。她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微微一笑道:“这么说,你真的不嫌弃我了?”

“哪里。只是希望你到时候不要怕脏嫌累哦。”张麟打趣道。

“我什么时候怕过脏嫌过累呢。你什么地方用得着我,只管吩咐。”秋霜语气温和地说,不过她心里却隐隐有些不悦,他明明有图纸,当着我的面却收了起来,很明显他并不信任我。

“还是照以前的做法,我开模,你来帮我打磨。”

“好。”

秋霜答应着,抬头在整个小炉房的四壁和顶棚环视了一番,想找到沙尔汗是从哪个空洞窥视这里的,不过她是徒然的,因为她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你在看什么?”张麟奇怪地问道。

“没什么。我是在看这炉房的布局,果真非常合理。”秋霜连忙掩饰道。

在隔着几十步之外的书房里,沙尔汗正俯身在银瓶口,看到秋霜环视周围似乎在找到东西的动作,他的心一下子蹦得老高,紧张地低声嘀咕道,秋霜啊你是怎么回事,你这样的动作,不是明摆着告诉张麟,这房间里有猫腻吗。

不过,沙尔汗想多了,张麟压根没有往那方面去想,他怎么会想到,在一千多年以前的古代,还有远程窥视系统?

略微交谈了一会,张麟俯身从地上拿起一块半湿半干的胶泥,放在长条桌上,用刀切出一块所需要的大小和形状,而后依照图纸的尺寸挖掉需要挖掉的部分,形成了一种曲折的凹槽的形状,这就是弩车的弓的模具。

秋霜站在旁边,凝神静气,仔细地观察张麟的制模手法。他的手法很快,很娴熟,很圆润。

而在书房里,沙尔汗紧紧地贴着银瓶口,贪婪地注视着张麟的手上的娴熟的动作,连最细微的动作都不放过,生怕错过了关键的细节。在他看来,张麟的任何动作,都代表着制模的高超技艺和手法。

两刻钟之后,大弓的胶模成型,张麟将之移到炉灶上,点燃了炉膛,熊熊的火焰对着依然带着湿润的胶模进行炙烧。

烧了半个时辰,胶模完全制成,接下来的工作便是对模具的内凹部分进行打磨,使之更加精细,不留任何瑕疵。

秋霜很光荣地获得这一项工作,而张麟则继续打造下一个胶模。

“这么复杂的工艺,怎么不把图纸拿出来对照呢?据我所知,你上次打造第一台弩车时,不是有一套图纸吗?”秋霜一边用砂纸仔细地打磨模具的内壁,一边若无其事地问道。

上一次,张麟的确当着秋霜的面拿出过图纸,不过那时他对于秋霜还没有任何怀疑,相反,那时是他对她最信任的时候。饶是如此,当时他也只是拿出了一部分图纸,关键部分的图纸并没有当着她的面查看过。那时他不是防秋霜,而是防沙尔汗。而今他是两个人都防。不过,今天沙尔汗表现得极其大气,好像对于弩车的技艺全然不感兴趣似的,这让他有些诧异。

“因为已经打造过一台,所有的图纸和工艺都记在脑子中,不用对照图纸就知道怎么做。”张麟呵呵一笑,随口说道,并且还煞有介事地抬了抬下巴,摆出一副自鸣得意的神态。

“你真厉害!”秋霜轻笑道。要是放在从前,秋霜肯定相信他的话,而现在,她知道他在明明打诳语,说得还跟真道一样,这让心里很不悦,不过她也没有说破。

接下来,是一阵沉默。在沉默的时间内,张麟又做了好几幅胶模。

秋霜不时地瞟一下张麟,饱满的唇角几次蠕动,似乎想要说什么,最后都忍了回去。

“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注意到秋霜吞吞吐吐的举止,张麟停下了手中的活计,语气温和地问道。
推荐阅读
上一章 目录
站长统计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