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我真的长生不老》

第155章 欺负人(第四更)

卖了一上午的粉,收入不错,和刘长安预期的差不多,但是感觉明天就会有回头客了,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周书玲下午就准备收摊了,刘长安当然不会再坚持多卖几份米粉,实际上中午过去了,出来吃粉的人就少了,中午卖的粉比早上还多一些,对于很多人来说,早上吃一份十块钱的粉,不如中午吃一份那么划得来。

早餐随便一杯豆浆,一份三五块钱的饺子或者卷饼就打发了,中午吃个十块钱的粉算正餐。

刘长安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石材市场,满世界都是生石材,石料,石制建筑材料和装修雕塑制品等等,找了大半天才找了两面石磨。

“你要啊,我给你送过去。”店老板笑着说道,“这玩意摆了十年了都没人要,还是我家老倌子闲的没事雕出来的。”

刘长安当然要,店老板找了一辆小货车安排送了过去,刘长安本来想自己提回去的,但是这玩意提着太引人瞩目了,还是算了,这不该省的钱就不省了,他本来觉得不要送货,店老板应该给他至少便宜二十块钱。

石磨的推广是在东汉年间,这个东西以现代的眼光来看自然是古老而原始,动能转换效率很低,但是在当时来说,推动了人们的食物多样化,石磨碾磨过的五谷,能够制作更多种多样的食品,例如豆浆便是在石磨发明推广以后才诞生出来的饮品。

刘长安回家以后,拿了两条条凳架起石磨,在下方放了个大盆子,一边往石磨里倒浸泡过的陈米,一边推动石磨磨粉。

用陈米倒不是为了节约成本,而是陈米制作出来的米粉,才具备特别的劲道。

俗语说有钱能使鬼推磨,刘长安总觉得自己是比鬼厉害的多,但是要赚钱也得推磨,只是这对于他来说是极其轻松的事情而已。

赚了钱就能买小母鸡了,买了小母鸡就能继续喂上官家的小姑娘了,棺材就不会发疯地汲取生机血气了,世界就和平了许多。

刘长安推着磨,就看到一只小小的奥特曼背着书包从幼儿园里回来了,双手左摇右摆地迈着解放军叔叔的步伐回家了。

这只小奥特曼当然是周咚咚了,她戴了个刚刚好把脸蛋藏在里面的奥特曼面具。

刘长安没有再看到她像小飞机一样旋转着手臂走路了,毫无疑问这是她跳飞机舞受到了沉重打击以后的受伤状态。

“长安哥哥,这是石头轮子吗?”周咚咚第一次见到石磨这种东西,毕竟孩生才开始,见识不广,哪怕知道世界上存在着奥特曼这样的外星人,却不认识石磨。

“不,这是欺负愚蠢的小孩的东西。”刘长安说道。

周咚咚大惊失色,尽管坚信自己是机智勇敢的小孩,但是突然感觉到了眼前这个奇怪的东西的可怕之处。

“怎么欺负……怎么欺负我?”周咚咚说完连忙摇头,警惕地问道,“不是的,怎么欺负别的愚蠢的小孩?”

“因为愚蠢的小孩读书和学习都不行,就只好干苦力活了,就让她来推磨,要把这一大袋子的大米都磨成粉才有饭吃。”

周咚咚急急忙忙背着书包回家学习去了。

刘长安磨了一下午米粉,到了晚上都没有看到周咚咚下楼,周书玲说周咚咚一直在家里看图画书。

刘长安晚上收到了信息,是刘长安那天唱《鬼迷心窍》的视频,还伴随着文字信息:

“叔叔,你看这个刘长安多会撩妹,他这样的本事,一定是在无数个女孩子身上练出来的。”

“那也没有什么吧,作为雄性动物,天生就会为捕获雌性以进行繁衍做准备,这样才能获得更多传承基因的机会,可以说越是擅长撩妹的男人,在基因学上来说越是优秀的表现,这不怪他,男女间的很多行为其实都是基因决定。”

“你为什么老是帮刘长安说话啊?你应该站在我这边的。”

“那你为什么老是说自己男朋友不对的地方啊,还要求我站在你这边一起批评你男朋友,你难道是想找个理由踹了他,然后和我在一起吗?”

“才没有!我就算踹了他,也不会和你在一起的,你是一个大叔,你不能这样调戏小姑娘!”

“我们终究是有年龄的差距,作为朋友,其实还是存在着代沟的,例如我们看你男朋友的观点就截然不同。”

“不是代沟,只是……只是立场和视角不同。”

“我觉得我和你妈妈能聊得来一些。”

“也许吧,要不要我给你我妈妈的微信?”

“不要了,又不熟,我们中年人的微信很少添加陌生人,没有社会交际关系的陌生人,这样的交换微信,往往有一种介绍交往的意思在里边,否则中年人很现实的,也没有那么多时间精力和陌生人聊天。”

“哪有你想的这样!我主动给我妈妈的微信,你不要?”

“不要。”

“再见!”

刘长安把天聊死了,去把今天下午又买的一只小母鸡放进了棺材里,卖粉赚了钱,可以让上官小姑娘多吃一点了,也许她能够早点清醒过来。

刘长安离开车厢,又来到了那个监视自己的年轻人的房间外,敲了敲门,没有任何动静,仔细听了听,确实没有任何声音,看来已经撤走了。

刘长安略微有些遗憾,却也没有太在意,毕竟他真想知道监视自己的人是什么来头,那天也不用随便打一顿就走,再问上一两句也是可以的。

大概和李洪芳一样,也是来自那位卡恩斯塔夫人授意的某些人吧,这么说的话,这帮人对于这具棺材的兴趣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啊,好在秦蓬原来做的准备也还可以,来的是一辆装甲车,再加上如此沉重的大家伙,要在这样人多眼杂路窄,街道交通复杂的老小区里把这东西偷走,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这应该就是那帮人没有贸贸然暴力出手的原因吧,毕竟这满大街的监控摄像头,可不是像影片里那样开着车逃亡就能解决问题的。
推荐阅读
上一章 目录
站长统计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