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玄幻小说《七玄至尊》

第838章 不见棺材不落泪

他撑着自己虚弱不堪的身体,引领着江七玄等人,走向了前方,走向了他口中所谓的指使者。

他毕竟只是杀手,却与江七玄毕竟是无冤无仇。

他只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罢了。

江七玄很好奇,到底是谁,想要他们三个人的性命,为何什么,又想要做什么!

他们三人都是比较愤怒的。

一行四人在沿着密林前行了较长的一段距离后,看见了一座湖泊。

湖泊的对面,是一个废弃的庙堂。

杀手男子指了指前方,望着江七玄说道:“前方,便是他们所在的地方了,我不知道他们叫什么,我只知道这是我的任务。”

“你走吧。”江七玄望着男子,静声说道。

男子怔了怔,而后苦涩一笑,他摇了摇头,索性原地静坐了下来:“走?又能去何妨呢?我活不过今日了,倒不如死前看一看是否会有好戏了。”

他望了望天空,那与天际相连的彩虹,那如残血般的夕阳。

他觉得有些享受,毕竟是生命结束前最后的绽放了。

江七玄没有再说什么,厉刀与冷寒霜的眼眸中也是闪过少许的讶异。

随后,他们三人便朝着前方那有些破旧的庙堂之中走去。

此刻在庙堂内的,有三人。

这三个人江七玄并不陌生,因为正是当初从他手中逃走的闫老二与两名凝体境九重天的修者。

他们三个人看起来情绪不错,个个面带笑意,一边啃着干粮,一边有说有笑。

“二哥,现在江七玄那三个人怕是已经深陷幻阵中而无法自拔了吧。”其中一名修者说道。

“是啊,还是二哥聪明,一方面将假地图给散播了出去,让这整个天穹山脉都乱起来,乱了,我们的机会也就大了,一方面去请了专门的杀手。

虽然这杀手的费用有点高,但宝藏肯定就是我们的拉,哈哈,这下我们可就是赚大了!”另外一名凝体境九重天的修者亦是回道。

闫老二虽然是面带笑意,但他还是有些谨慎的,毕竟他此刻在思索着的是一些其他的事情。

“现在我们的首要任务并非是江七玄他们,相信幻月他们的实力,杀死他肯定是不再划下了,我们需要思考的就是那条峡谷,该怎么过!”闫老二深叹了口气,徐徐的说道。

当他说道那条峡谷时,另外两名凝体境九重天的修者皆是陷入了沉默之中,面色明显凝重了起来。

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那就是这三个人对于魔铃帝国宝藏的了解程度绝对是告诉江七玄视那人的!

毕竟江七玄拿到的只是地图,而地图,是从他们手中躲过去的。

沉默仅仅只是持续了数秒,其中一名凝体境九重天修者便开口说道:“是之前跟大哥去的那个地方吗?”

闫老二点了点头,面色沉重,没有再开口。

“那里,好像是通往魔铃帝国的最后一道关卡,上一次,我们可是差一点全军覆没啊。”另外一名修者深叹了口气,徐徐的说道。

闫老二则是点了点头,他徐徐的抬起头来,似是思考,又似是在回七玄:“那个地方,纵然是我跟老大钻研了很长时间也没有找到破解之法,但幸好通往那里的路我记下来了,这时地图上,没有记载下来的东西,纵然有些人能够根据我们所给出的那些家地图发现些什么也不可能找到正确的道路。”

他说完这番话的刹那,破旧的木门外,却是突然间响起了一阵声音。

有些冷寒,有些愤怒,亦是有些幸灾乐祸。

“果然如此,就说你闫老二这么精明,怎么可能不会给自己留后路,我就说嘛,你给的地图,岂能全信?”开口说话的是厉刀。

他从门外走了进来,嘴角带着一抹浅浅的笑容。

他的目光冷冽,充满着杀意。

江七玄与冷如霜则是紧跟其后。

当这三个人出现在闫老二眼帘之中的刹那,他彻底的震惊了,也彻底的呆住了。

因为在他们的思考之中,此刻江七玄三人应当已经是命丧黄泉。

可是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三个人如今竟然还能出现在他面前。

闫老二当即站起身来,他面色惊诧,一脸惊讶的望着江七玄,战马战兢兢的说着:“你,你,你们不是……”

“已经死了?”江七玄往前迈了一步,面露笑容的问道。

“没想到我们会活着吧?”冷如霜亦是冷嘲热讽的说道。

“我真是没有想到,你竟然会请杀手来杀我们,我想过很多人,但唯独没想到会是你,按理说,我们之间的仇恨,倒也没有那么多吧。”厉刀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说道。

“没想到,你们竟然破了残月的幻境,看来所谓的杀手也不过如此吗。”闫老二冷哼了声喝道。

此刻的他,面色严肃,语气极为沉重。

有一点他是很清楚的,在没有方狂的情况下,其实他闫老二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因为他本身就不是以实力而闻名,他一向是以足智多谋而在方狂的手下取得的老二的位置。

要说他的真实战斗能力,也不过是比凝体境九重天强上那么一点罢了。

可这样,就算是再加上身旁两名凝体境九重天的修者也不足以一战。

所以有一点是非常清楚的,那就是这两个人的实力究竟会如何,他也不是很清楚。

不过现在,他怕是前无出路,后屋退路了。

“你们破了残月的幻境,看来是天意使然,如今又找到了我,看来是残月已经出卖了自己杀手的信仰,这一点确实是大户了我的意料之外,就如你们所见,我已经黔驴技穷了。

现在,只能任你们宰割了。”闫老二原本凝重,严肃的表情突然间轻松了下来,他双手一滩,很是无谓的说道。

这一种无奈,让江七玄与厉刀还是冷如霜皆是感觉非常的诡异。

他们都非常清楚闫老二是何种为人,阴险狡诈,诡计多端,不见棺材不落泪。

如此轻言放弃,绝对不是他的一贯风格,这绝对不可能。

推荐阅读
上一章 目录
站长统计
站长统计